點擊關閉

富陽洞橋鎮文村美麗宜居示范村

洞橋鎮文村美麗宜居示范村:這是王澍主持設計的第一片農居群落。從2012年開始,他和同是建筑師的妻子陸文宇一趟趟地奔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用灰、黃、白的三色基調,以夯土墻、抹泥墻、杭灰石墻、斬假石的外立面設計,呈現他理想中的美麗宜居鄉村。屢獲國際建筑大獎殊榮的王澍坦言,為村民設計農居并獲得他們認可并不容易,因為這是在新型城市化的大背景下,尋回鄉村傳統和意義的過程。

 王澍帶著來訪者穿梭在文村,對他們不無深情地絮叨:“城市里的建筑文化傳承幾乎沒有希望了,僅剩的一點種子就在鄉村,我希望它還能發芽。”大家都爭先恐后地舉著相機,拍王澍,拍王澍設計的民居,拍王澍現場講解他的作品。在許多人的眼中,王澍代表了中國建筑的最高水平,但更多人忘記了一個場景——2012年,王澍獲得普利茲克獎后,大家都關心中國第一位獲得“建筑界最高獎項”的建筑師接下去要做什么,王澍說,未來要把主要精力投放在鄉村。此話并非是王澍一時的心血來潮。早在2002年,王澍就和妻子陸文宇決定要對浙江的鄉村做初步的調研,作為建筑師,城市化的大潮讓他們企圖轉身回望被時間淹沒但卻不能被忘記的東西,2010年,兩人在中國美院的學生們也加入了調研的隊伍,浙江農村幾乎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

十多年對浙江鄉村的觀察和理解,讓王澍這位出生于新疆的西北漢子有驚喜有遺憾:“浙江的古村落里,有一大批代表很高建筑水平的江南民居,但城市的建造風氣已經不可避免地進入了鄉村,大家向往高樓洋房,這些民居也難逃被拆的命運。”王澍說,“老房子就是活著的歷史,歷史都沒了,還有什么根基?”王澍記得在2012年,他在富陽的村子里轉悠時,遇到了洞橋鎮大溪村的村支書王榮華。那時,王榮華正指揮著一輛鏟車,拆除村里的一幢老屋。王澍激動地跑過去,大聲喊停,陸文宇則一路跟著小跑,攔下了王榮華手中正在揮動的小旗子。“要是不拆掉,老房子留著做什么用?”王榮華的一句反問倒是激發了王澍的信心,他拍了拍王榮華的肩膀:“你等等,我來想辦法!”那時,富陽正力邀王澍為當地的博物館、美術館、檔案館“三館”項目做規劃,從不輕易對外接項目的王澍一口答應下來,但他的條件是要在洞橋鎮文村、大溪村一帶,做鄉村民居的整體規劃。“農居設計,也許是個無解的問題,而且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看到很好的樣本。“王澍說,“但是不試試怎么知道不行呢。只有最強的設計力量對鄉村感興趣了,只有最強的建筑師團隊進駐鄉村了,才可能做出好的解決方案。在這一點上,我義不容辭。”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王澍王澍作品富陽建筑洞橋鎮文村美麗宜居示范村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閱讀

北京幸运28属于诈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