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藍冰可:當精確的德國設計遇上不確定的中國

摘要:德國的文化標準到你可以預測到每一天的生活軌跡,而在中國每一天都充滿了變化,這對德國建筑師Binke Lenhardt充滿了吸引力。

德國的文化標準到你可以預測到每一天的生活軌跡,而在中國每一天都充滿了變化,這對德國建筑師Binke Lenhardt充滿了吸引力。在中國工作生活15年, Binke Lenhardt學會了說中文,還取了一個中文名:藍冰可。

但在她身上能感受到明顯的德式作風,比如列出此次訪問的要點,演講時邏輯主線非常清晰,一一羅列關鍵點并以案例佐證。正如她談到的德國設計的特點:系統性、精準性和留白,在她的作品中看到德國設計的嚴密思考精確計算,同時又以充分的想象力為空間預留成長性和可能性。她和合伙人中國建筑師董灝,在中國進行了許多國際視野本土表達的作品。在北京寶馬博物館項目里,以層層的正紅色帷幕堆疊出的紅門,在冷峻的德國工業設計里融入中式的詩意。

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建筑學碩士,2005 年建立Crossboundaries Architects,在北京、法蘭克福均設有辦公室,擔任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BIAD)副總建筑師。與團隊一同完成家盒子、索易快樂成長中心、北京大學附屬中學、愛慕時尚工廠與北京寶馬博物館等項目。多次獲得國際級獎項,近期獎項包括近期獎項包括2015及2017 AD 100、 2015亞洲建筑師協會建筑獎榮譽提名、2015北京優秀工程設計獎一等獎、2016建筑創作大獎銀獎、2016及2017Architizer A+等。同時擔任教育工作,執教于中央美術學院和清華大學。

問:你是因為什么機緣來到了中國?當時對中國的印象怎樣?

藍冰可:我已經在中國15年。我跟我現在的的合伙人,也是我的丈夫董灝,在紐約上大學的時候認識,我們一起在那里學習建筑。畢業后我們思考未來要去哪里工作和生活。2001年,美國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事件,北京成功申辦2008年的奧運會,我們發現美國和中國都在發生重大變化,很多在海外的建筑師也回到中國去發展。我們覺得對于我們青年建筑師而言,中國或許能提供更多機遇。經過慎重考慮,我申請了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研究生獎學金留學中國。

2001年10月份我第一次來到北京的時候,那時天氣還有些熱。當時在我看來,北京非常大,缺乏特色,還有很多灰塵,我不太喜歡。當時我沒想到有一天會在這里生活,先回到了德國,隨后去了美國——但最終我還是在2002年夏天來到了這里。對我來說,中國是一個充滿多樣性的國家,有很多事物等著我去探索。開始的兩三年適應中國的生活非常困難,我在德國所適應的一切,在這里都很難找到,比如說我喜歡的食物和咖啡。但隨著時間流逝,我逐漸在中國安頓下來了。

愛慕時尚工廠

問:中國有哪些特別吸引你的地方?

藍冰可:首先是生活的多樣化。我們現在在貴陽,我發現貴陽的食物和中國其它省份是不一樣的。中國歷史悠久疆域遼闊,南方和北方人他們做事的方式都很不一樣,人們的生活非常豐富。第二點是,多樣化本身也有很多不同的層面,比如地貌、飲食、服飾、語言等等,所以在很多小細節上能給我靈感。第三點是,中國發展的速度非常快,為建筑師帶來了巨大的機遇,這些機會和變化非常激動人心,也很有趣。德國的生活比較標準化,有時候會覺得有點無趣——我們基本上可以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但是在中國,每一天都不一樣。

北京家盒子

問:“標準化”、“嚴謹”是中國人對德國很直接的印象,在你看來,德國設計還有什么特點?

藍冰可:德國設計有很多的特征,比如簡約、嚴謹,但我希望能夠再加一些詞,比如功能性、極簡主義、理性。這些特點都直接與一些價值相關。

比如,在中國“差不多”就好了,但是在德國完全沒有“差不多”這種說法,十公分就是十分公分,九公分就是九公分,沒有九公分和十公分差不多這樣的說法。我們非常注重細節,可以說是一絲不茍,我剛開始在中國工作的時候很難接受中國這種“差不多”文化。德國的文化更多是強調標準化,這也決定了沒有太多靈活改變的空間。德國的面積和中國比起來很小,所以在德國建立統一的價值觀、統一的標準比中國要容易得多。比如德國出臺法律法規對很多產品進行標準化的規范,在中國也有一些規定,但是沒有那么多,也不會那些細致,在德國進行產品設計必須要考慮很多法律法規的要求。

第二點是質量。德國產品以高質量著稱,但有時候從設計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是一個不利因素。或許可以說,德國相對而言重質量輕設計,質量擺在設計前面,德國的水龍頭質量和做工非常好,但是不會讓你覺得驚艷。而意大利往往設計比質量重要,從汽車就可以看出來。意大利的汽車外觀看起來很酷炫,德國的汽車,我總是想,天啊能不能設計得酷一點。當然,需要全面去看待這件事,對于產品而言,功能和質量或許更重要一點,然后才考慮怎么好看。

北京寶馬博物館

問:路易斯·沙里文說“形式追隨功能”,這應該也是德國設計非常強調的準則,而 “Less is More”這句德國包豪斯主義的宣言則在概念上略有不同,在Crossboundaries你們如何理解或關聯這種概念?

藍冰可:在Crossboundaries,我們的工作以人為本。我們最終創造的空間或建筑是提供人們使用的,也是積極與人互動的。因此,這些空間必須重視使用者。“Less is More”這一概念可以有多種解釋,從人本角度看,它意味著你要給使用者留出空間,讓其成為空間的主人,或者是說,你要為發展和成長留出空間,做法就是不要過度設計,使空間功能單一,而是要孕育潛能,能夠適應變化,重新定義空間功能。

在這一前提下,我還想引用丘吉爾的話:“我們塑造了建筑,而建筑反過來也影響了我們”,如果一棟建筑設計具有一定品質,它就會給人留出發展空間,讓人合理利用環境——最終它就會對使用者產生影響。這最終又把“人”至于核心地位。

上海家盒子

問:Crossboundaries代表著跨界,這也是你們的價值觀和工作方式?

藍冰可:Crossboundaries成立于2005年,當時取這個名字,一方面因為我是德國人,董灝是中國人,我們希望用它來表明我們是兩個國家、兩種文化間的橋梁,我們能夠跨越不同的國界和文化。我們團隊里一半是中國人一半來自世界各國,我們是一個國際化的平臺,不同國家的建筑師在這里互相學習交流。比如我們團隊里有中國人也有英國人,他們之間溝通交流得出的解決方案,不是純中國的也不是純英國的,而是為中國這個大背景下的項目得出的綜合解決方案。我們有全球化思維,展示基于對各地文化透徹了解提出的全球性戰略。

我們團隊的多樣化還體現在我們的客戶很多樣,他們來自不同專業和領域。不僅僅專注于建筑設計,我們也關注室內設計、產品設計,還有視覺藝術、品牌建設、展覽策劃等等,甚至還會關注城市規劃、教育,我們團隊的成員的專業背景也非常具有多樣性。我們會和不同的人、不同的公司開展合作,不斷發掘新的合作項目。

在招聘新員工時我們希望他們明白,要突破常規去思考,經驗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們看中的是創意的頭腦。我們進行項目的時候更多是集思廣益,每個人把自己的見解和最好的方案拿出來,綜合得出一個最優的方案。在和中國的客戶打交道的時候,最大的困難是有一些客戶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什么,我們要幫助他們明確想要的東西,所以我們更多是把重點放在探討不同的解決方案,然后找到最適宜客戶的解決方案。意見的分享交流在我們事務所里是非常重要的。

Crossboundaries工作室

問:中國非常多元,有非常多的機會,你對在中國的工作有什么樣的期待?

藍冰可:建筑不能改變整個世界,但是至少能帶來一些積極的影響。我希望我們的項目都是以人為本的,讓人們意識到這個空間能夠給他們帶來不同的作用。我希望能夠給使用這個空間的人、給周邊的環境帶來一些變化,一些積極的影響,哪怕是很小的影響。不管在中國還是在歐洲,這都是我們工作當中一個很重要的使命。我們現在就在戶外花園里聊天,我覺得這比在室內采訪要好得多,綠樹青蔥,鳥鳴環繞,令人心曠神怡。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微小的例子,體現了環境能對人和行為產生的影響。

問:你怎么看建筑師這個職業的價值?

藍冰可:建筑師就像律師、醫生一樣,也是一個職業,建筑師無法改變整個世界,但可以在其中創造出新的世界,改善我們身邊的環境。有些建筑師的影響力較大,可以參與城市規劃,但或許絕大部分建筑師進行團隊合作,參與建筑設計或室內裝修。我們無法改變社會運作方式,但我們能通過我們的圈子、我們的作品傳達影響。甚至有時,我們的工作看似無足輕重,但我們仍滿懷信心,積極創造正面影響,我覺得這是建筑師要堅持的職業責任。最理想的狀態是,我們的工作帶來的影響能產生一定的漣漪效應,對更多的人、對環境產生持續的積極影響。

問:活躍在業界的女建筑師很少,女性這個身份會給你的工作帶來困擾嗎?

藍冰可:在中國工作,人們對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這是一個老外,然后才意識到我是一個女性,所以性別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我首先將自己定位為一位專業建筑師,而對建筑師這個職業來說性別不重要。我希望人們不要過多去關性別,而是關注專業能力。我作為一個女建筑師感受到的更多是積極體驗,因為我不僅得到客戶的尊重,而且在建筑工地上也備受關心。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德國建筑師藍冰可董灝家盒子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北京幸运28属于诈骗吗